首页 ag游戏客服|官方网站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 > 玄幻奇幻 > 诸天最强大BOSS > 第163章 杀人如割草,统统镇压(五千字大章)

记住不迷路:爱看书 地址:22ks。com 精彩不容错过!

“魔帅”赵德言、“天君”席应、“胖贾”安隆、“妖道”辟尘、“子午剑”左游仙等五人,看到宁缺一副视他们如草芥的样子,眼眸中都忍不住浮现森然杀机。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魔门中赫赫有名的巨头,哪里容得下别人如此轻视?

即便轻视他们的那个人是邪王,也不行。

“洛阳帮弟子,动手!”

辟尘冷喝一声,右手手掌猛然一挥。

霎时间,包围在宁缺与祝玉妍两人周围的数百洛阳帮好手,齐齐向宁缺与祝玉妍杀了过来。

洛阳帮大门之前,顿时被刀光剑影所笼罩。

这数百人都是洛阳帮的精锐,是辟尘精挑细选出来的,而且还花费了大量心血与资源去培养,而且每一个都经过残酷的血腥试炼,每一个手下至少都有上百条人命。

因此,当这数百人同时出手的时候,那弥漫出来的杀气,如一片血腥味冲天的血潮,将整片虚空都淹没。

“天魔力场!”

不等宁缺出手,他身边的祝玉妍就率先出手了。

她身上涌出滚滚黑雾状的天魔真气,随之浓郁的天魔真气构建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暗场域,将周围数百洛阳帮好手全部囊括进去。

瞬息间,所有洛阳帮好手,都感受到了沉重万钧的重力,仿佛身上被施加了十倍重力一般,行动受到了巨大的限制,攻击速度也比平常慢了至少数倍。

随后,黑暗场域空间仿佛层层塌陷,一股可怕的磁力从黑暗场域中心传出,大量洛阳帮好手身不由己的被拉至黑暗场域中心。

一条条黑色的丝带破空而出,横击在被拉至黑暗场域中心的洛阳帮好手身上。

这丝带明明是柔软之物,但却暗藏恐怖劲力,能以柔克刚,穿金裂石!

当这些丝带击中那些洛阳帮好手的时候,顿时传出一阵阵粉身碎骨的声音,成片成片的身影,惨叫着倒飞出去。

这一刻,祝玉妍展现出了她身为阴后的实力。

一片又一片洛阳帮好手不由控制的被她的天魔力场拉至近前,又被她成片的击飞出去。

只是片刻间,数百洛阳帮好手就被祝玉妍清理了三分之一。

辟尘虽然没想着只靠洛阳帮三百好手就将宁缺与祝玉妍两人拿下,但看见祝玉妍这么快就让三分之一的洛阳帮好手失去了再战之力,脸色不由微微一沉。

“动手!”

他朝长街上早已严阵以待的大军猛一挥手。

顿时间,数以万计的士兵,就如同汹涌的狂潮一样,高举着兵器,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宁缺与祝玉妍冲锋而来。

上万的大军集体冲锋,无论是在哪一个时代,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这一刻,大军冲锋声惊天整个洛阳城。

早在洛阳帮数百好手对宁缺与祝玉妍动手时,整个洛阳城所有的人就全部被惊动了,平民百姓害怕祸及己身,早早离得远远或者藏起来了,但洛阳城中的武者与各大势力的人员,却基本都在远处观察这一战。

如今的天下,谁不清楚邪王的赫赫凶威?

只是邪王一个人出现,就足以引人注目了。

更何况是邪王与阴后同时降临。

当然,这一战也出乎各方意料。

先前,大家还好奇堂堂邪王与阴后,怎么会突然对洛阳帮有兴趣。

洛阳帮当然也算是大型帮派了。

但对魔门两派六道而言,就不算什么了。

正常情况下,以邪王与阴后的身份,应该不会将洛阳帮放在眼里才对。

直至听到宁缺、祝玉妍与赵德言、席应、安隆、辟尘、左游仙等人的对话后,他们才知道洛阳帮竟然魔门真传道传人“妖道”辟尘掌握的势力,而这一战战斗更是魔门的内战。

“妖道”辟尘掌握的势力,更让人动容,没有人想到,他除了掌握洛阳帮外,竟然还暗中渗透掌控了驻守洛阳的军队。

看到密密麻麻的上万大军向宁缺与祝玉妍冲锋而去,暗中观战的武者与各方势力人员,都以为这一战结束了。

他们并不是认为宁缺与祝玉妍会被杀,以邪王与阴后的实力,即便有上万大军想要绞杀他们,也非常困难。

他们只是认为,宁缺与祝玉妍应该会选择逃逸。

毕竟,宁缺与祝玉妍虽然实力高深,但个人之力终究有限,以个人之力对抗上万大军是非常吃亏的。

尤其是这种空间有限的街巷中,无法使用游击战术,更是吃了大亏,有可能会被硬生生耗死。

更何况,这里可不只有冲锋中的上万大军啊,还有两百多正在交锋中的洛阳帮好手,与屋顶上一个个拉满了弓的弓箭手。

还有“魔帅”赵德言、“天君”席应、“胖贾”安隆、“妖道”辟尘、“子午剑”左游仙等五大魔门绝顶强者在一旁窥视。

若是宁缺与祝玉妍不及时退走,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祝玉妍看到气势汹汹冲锋而来的上万大军时,心中也暗暗一凛,如果是换作在山林或者其他开阔一点的地点,她有点是方法将这支大军逐一击破,最后一一斩杀殆尽。

但在这空间有限的街巷中,她确实不好施展,很容易就被大量士兵纠缠住,无法脱身。

不过,她脸上却没有点担忧。

她十分清楚身边这位男人的实力,即便这里大军再多一倍,也只能是送菜。

“杀!!!!!”

潮水一样的士兵蜂拥而来,加入了战团之中,与洛阳帮好手一起围杀宁缺与祝玉妍,一个个高举兵器攻击,在这有限的空间内,几乎每一寸空间都被兵器填满。

几乎同一时刻,周围屋顶上的弓箭手,也全都出手了,虚空中响起嗖嗖嗖的破空声,密密麻麻的箭雨,如乌云一样从宁缺与祝玉妍头顶上访笼罩而下。

如此一来,针对宁缺与祝玉妍两人,上下左右都存在着攻击,他们两个几乎没有了任何闪避的余地。

祝玉妍这一刻不断扭曲天魔力场,将一片片破空而来的兵器与弓箭绞碎,同时将一片片靠近的士兵与洛阳帮好手击飞出去。

但她也逐渐感受到了压力。

天魔力场是由天魔真气构建而成,虽然威力巨大的,但对真气消耗同样也巨大,甚至她的真气恢复速度,也远远跟不上天魔力场的消耗。

因此,她一直以来,都将天魔力场当成自己的杀手锏,关键时刻才使用出来。

她的情况与宁缺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宁缺同时修炼了天蚕魔功、吸星、道心种魔等潜力无穷的顶级功法,自身真气本来就比同级武者深厚磅礴数倍乃至十数倍,真气恢复速度同样如此。

更关键的是,宁缺修炼吸星,可以源源不绝的吞噬炼化天地元气,补充自己真气。

因此,宁缺无论是真气的量上,还是真气的恢复速度上,都是其他武者望尘莫及的,基本也没有真气耗尽的忧虑,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同样消耗巨大的吸星力场。

但祝玉妍无法像宁缺那样肆无忌惮的消耗真气,在一波又一波士兵与落阳帮好手的攻击下,还有无数箭雨的射击下,她已渐渐感受到一丝力不从心,姣好的脸颊之上,隐隐有了一丝汗水。

“玉妍,你休息一会,让我来吧!”

宁缺突然开口说着,并瞬间展开张开了自己的吸星力场,将祝玉妍的天魔力场覆盖。

祝玉妍微微点头,收起了天魔力场。

宁缺的吸星力场无疑比祝玉妍的天魔力场覆盖范围更加之大,威力也更加霸道、更加恐怖。

只是一瞬间而已,数百个冲锋而至的士兵以及洛阳帮好手,就爆成了血雾。

更远处的士兵与洛阳帮好手,更是被一股恐怖的吸力,成片成片的吸飞进吸星力场之中,然后接连爆成血雾。

爆成血雾的人太多了,如同一片片妖艳的血花在宁缺周围绽放,形成一圈圈血红色的环形花带。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正在冲锋中的士兵都不约而同的刹住了脚步,残余的洛阳帮好手也恐惧的退了开来,就连屋顶上不断射箭的弓箭手,这一刻也住手了。

宁缺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太恐怖了,简直是杀人如割草。

这一刻,所有看着宁缺的人,心都在不断颤抖……

这就是邪王吗?

果真恐怖!

赵德言、席应、安隆、辟尘、左游仙五人,也暗暗胆寒。

他们听说过宁缺在长安大战时的战绩,也知道宁缺的实力非常强大……但却没想到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他们本来还想着靠着这过万大军,硬生生将宁缺与祝玉妍耗死的。或者将宁缺与祝玉妍的真气消耗得差不多也行,由他们负责最后击杀。

但现在却骤然发现,宁缺刚才出手杀了一波又一波士兵与洛阳帮好手后,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消耗,依然气定神闲。

计划似乎行不通啊,这让他们有点心慌。

不过,时至如今,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还愣着干什么?继续动手———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想想你们的妻子儿女,想想你们背后的家族。”

辟尘冷冷扫视了一眼众多士兵、洛阳帮好手与弓箭手一眼,放声威胁道。

“杀!!!”

在辟尘的威胁下,众多士兵、洛阳帮好手不得不硬着头皮再向宁缺与祝玉妍冲杀了过来,屋顶上的弓箭手也再次开始放箭。

“自寻死路,这又是何苦呢!”

宁缺长叹一声,突然主动大军走去,他身外的吸星力场则不断将一片片士兵吸进其中,吞噬成血雾。

他每踏出一步,都有数百士兵身死。

而且,不单单是士兵与洛阳帮好手,就连附近屋顶上的弓箭手,也一个个被吸力拉扯来来,飞进了吸星力场之中,爆成血雾。

他身外环绕着太多的血雾了,边汇聚成了涌动的血,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条流动的血河环绕在他身外一般,而且那血河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当宁缺从洛阳帮的大门外,走到长街的另一侧的时候,整条长街都安静下来了,再没有了士兵、再没有洛阳帮好手、再没有了弓箭手……这些人全部被灭了。

而宁缺身外环绕着的流动血河,也多达了九十多条。

远远望去,宁缺就像是一尊从血海深处踏出的盖世血魔,浑身煞气冲天,身外环绕着的九十多条血河彰显着他的恐怖与力量。

“他……他竟然凭借一人之力,硬生生灭杀了一万多士兵、数百洛阳帮好手、还有近千弓箭手……”

洛阳城中,所有暗中观察着这一战的人,内心都在颤抖。

宁缺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让人惊悚了。

而且,宁缺的表现也太过冷酷与狠辣了,这可是上万条人命啊,竟然说杀就杀了,自始至终,脸上都没有流露一丝不忍之色,仿佛他心中就没有同情心一般。

这一刻,望着那身外环绕着一条又一条血河的宁缺的身影,洛阳城中许多武者内心都生出了阴影,估计他们这一辈子,估计都笼罩在宁缺的阴影下了。

赵德言、席应、安隆、辟尘、左游仙五人后悔了!

他们是真的后悔了!

讲真的,如果能再来一次,他们一定不会选择联手对付宁缺。

他们都被宁缺的恐怖势力与冷酷手段给吓着了。

这样的邪王,他们还怎么对付?

虽然他们五人每个都算是魔门的大人物……但这一刻,他们看着长街尽头那被九十多条血河环绕着的身影,却没有一丝信心。

逃!

不约而同的,赵德言、席应、安隆、辟尘、左游仙都选择逃跑了,虽然他们还没有出手,但已经没有必要再战下去了。

因为再战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他们全部身死!

因此,逃跑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为了获得更大的逃脱机会,他们五人默契的选择了分开逃跑。

“往哪里逃!”

祝玉妍看到五人准备逃跑,怒喝一声,立即施展身法,追上了就近的安隆,将其拦了下来。

赵德言、席应、辟尘、左游仙看到祝玉妍选择了拦住安隆,都暗暗欣喜,但他们那欣喜的脸色只能维持一秒不到,就变成恐惧之色。

因为他们面前,各自都出现了一道宁缺的身影。

“百变菱枪!”

赵德言瞬间将背后玄铁重枪拔出,使出了自己的绝学“百变菱枪”,霎时间,一股恐怖的枪意直冲云霄,虚空中浮现无数枪影,如一片浩瀚无边的乌云一样,占据了天空的一角,狠狠向宁缺笼罩而下。

“轰隆隆……”

一排排房子,在那恐怖的枪意的压迫下,不断爆炸,尘埃冲天而起,场面相当惊人。

毫无疑问,赵德言有“魔帅”之称,并不是浪得虚名的,而是确实是实力惊人。只凭他这一招,就足以秒杀九成九的巅峰宗师。

“紫气天罗!”

席应也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绝学,一层层澎湃紫色气劲以他身体为中心,不断向外扩展,就像是空间不断扩展一般,最后形成一张巨大紫气之网。

这就是席应的紫气天罗。

他已经将这一门绝学修炼大成,能轻易在敌人周围布下层层气网,限制敌人的一切行动。还能能发能收,随意变换形状。而且这一张紫气之网上遍布细若发丝的游丝劲,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攻击敌人,异常霸道。

这一门绝学,就算宁缺看到了,也觉得眼前一亮,认为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可以将其中的部分奥妙融入吸星力场之中。

妖道辟尘在生死危机之下,也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武功“五绝杀神手”。

赶尽杀绝、折骨断绝、心恶痛绝、人寰惨绝、神亡灭绝等五大绝招被他一气呵成使出,他一双手冒着惨白色雾气,散发着恐怖的死亡波动,仿佛彻底变成了一双死神之手一般。

至于“子午剑”左游仙,也不敢有所保留,使出了“剑罡同流”,一刹那,向宁缺轰出了一道瀑布状的浩荡剑罡。

可以说,为了逃命,无论是“魔帅”赵德言、“天君”席应、“妖道”辟尘、“子午剑”左游仙都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招数了。

而面对这四个人的攻击,宁缺都只是用了相同的一招——“血龙手”。

瞬息间,四道惊天动地的龙吟声响彻整个洛阳,无数人看到四条巨大的血眼邪龙横空,恐怖的能量波动在天空中不断回荡,整片天空都变成了血红色。

没有例外,无论是赵德言催发的漫天枪影,还是席应的紫气之网,还是妖道辟尘的五绝杀神手,抑或者是左游仙斩出的浩荡剑罡,全部在一瞬间被血眼邪龙击破。

赵德言、妖道辟尘、左游仙直接血眼邪龙横击成一团血雾,死得不能再死。

只有对宁缺还有些价值的席应活了下来,被一只血色的龙爪从天空按到了大地上,轰然的撞击出一个数十米大小的巨坑,满身是血、遍体鳞伤的躺在坑底。

就在此时,祝玉妍也将“胖贾”安隆制服了,扔到了宁缺面前。

“石大哥,饶命……”

安隆刚刚恐惧的张口求饶,就被宁缺面无表情的一掌拍在他头上,砰的一声,整个人爆成了血雨。

对于背叛自己的人,宁缺从未手软。

();

记住不迷路:爱看书 地址:22ks 精彩不容错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